-

妈妈和表哥

妈妈和表哥


:有一天早上,我吃过早饭就匆匆地上学去了,走出了我家所在的小区,才发现课堂上要用的学习材料丢在了家里,没办法,只好回到家里去取。匆忙地打开门,发现表哥和妈妈都坐在沙发上,靠得很近,妈妈和表哥的样子都很不自然,有些慌张的样子,而且妈妈的脸色绯红,裙子领口的两三个扣子已经解开,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胸罩。
 
 我当时很奇怪,但也没多想,抓起丢在床上的材料就直奔学校而去。后来仔细想一想,妈妈和表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,我于是就慢慢地留心起来。
 
 一天傍晚,我在房间里看书,妈妈在厨房里洗碗。透过客厅的门缝,可以看到表哥走进厨房,。只见妈妈满眼的笑意,以前真是很少见到妈妈这么高兴过,我于是就偷偷地门缝看去,从那儿可以看到二人的侧影。
 
 二人说了一会话儿,不知是什么时候,表哥的一只手已放在了妈妈那挺翘的屁股上,并在不停地抚摸,妈妈则向我的房间门口看了看,就主动把嘴送给了表哥,二人吻了起来。表哥的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妈妈高耸的乳房上,揉捏起来。
 
 我看到这儿,觉得两腿中间有一股尿意,于是连忙回到床上,用手往两腿中间一摸,发现我的两片肉唇之间已经湿湿的了。那一夜,我第一次用手抚弄了自己已经鼓起的乳房和突起的肉唇。
 
 星期天,妈妈带我和表哥游览了绿苑公园,自从上高中后还没真的痛快地玩过,吃过午饭,因为劳累,三人各自回房午睡,睡了一会儿,我觉得口渴异常,于是爬起来到客厅勐喝了一通。
 
 经过妈妈的房间,发觉里面有人轻轻的呻吟,像是痛苦又像是快乐,我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前,发现门关着,由于我家是老式门,门上并没安锁(其实就我和妈妈生活在一起,也没有必要安锁)。我轻轻地把门打开了一条缝,向里看去。
 
 一看之下,我的心勐地跳了起来。只见妈妈全身一丝不挂,仰身躺在床上,双腿蜷起,向两侧大大地分开。只见妈妈那红红的肉唇已向两侧张开,肉唇中间隐约可见一幽深的肉洞,肉洞口已经湿润,粘沾的液体粘在两片肉唇上,泛着亮光,肉唇上那粒肉核已经突起。表哥正跪在妈妈的两腿中间,正伸出舌头舔着妈妈的肉核。每舔一下,妈妈的全身就轻颤一下,嘴里发出含煳不清的呻吟。
 
 肉核在表哥的舔弄下,越发的红艳突起,足有一粒花生米大小,表哥玩弄了一会儿阴核,逐渐把目标转移至妈妈的两片肉唇和肉洞上,只见他轻咬着妈妈的肉唇,并不时把舌头深进妈妈红红的肉洞里。
 
 妈妈在表哥的舔弄下,肥嫩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扭动,嘴里含煳不清地说着:「啊……好弟弟,啊…好哥哥,我…我不行……了,求求你……求求……你……别舔了……,快……快……干……我一下……吧……」表哥并不理会妈妈的呻吟,说道:「要叫我老公,小骚货,今天可真骚,流出这么多水。」说着又用舌头玩弄着妈妈的阴唇,只见妈妈全身颤抖。
 
 「啊……老公……亲老公……,求你……求你……快……干………妹妹……一……下。」妈妈哀求道。
 
 表哥慢慢站起来,用手握着他那又长又粗已经高高翘起的肉棒,凑到妈妈的肉洞口,用棒前面的光头去磨妈妈的两片肉唇,磨了一会儿,见妈妈确实已经无法忍受了,才用力一顶,整个肉棒就全部进入妈妈的肉洞里了。
 
 妈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绯红的脸颊上一副满足的神情。表哥则展开了新一轮攻势,,肉棒每次都是齐根没入妈妈的肉洞,抽出时不仅带出了一些粘液,还使肉洞口里的骚肉向外翻着,红红的,煞是好看。
 
 表哥一边干着妈妈,一边用手玩弄着妈妈大大的奶子,问道:「比你老公怎么样?」妈妈在表哥的进攻下也不甘示弱,不时地扭动屁股来迎合着表哥的扫插,说道:「我那……死鬼……哪会你那么……多花样……,哥……,你再弄……进…去……深……一点……儿。」二人又进行了十几分钟,表哥伏在妈妈身上全身一阵颤抖,于是不再动了,妈妈用手搂着表哥的肩膀,把自己右侧那高耸雪白的乳房送到表哥的嘴旁,表哥于是含住那粒红红发硬的奶头不停地吸吮。